演员翟天临事件:如何看待学术数据库垄断问题

时间:2019-02-28

崔国斌还以为,认定学术数据库是否滥用垄断地位非常艰难,需要深入考核分析之后才有可能得出论断。“仅仅依据公司的毛利率,或者部分高校正容许价格的质疑,并不可能认定滥用举动存在。在高新技能范畴,60%左右的利润率并不常见。”

本报记者 袁 勇

袁 勇

崔国斌表示,有关局部应该对学术数据库有所制约:如限度存在部署地位的数据库获得学术论文独家应用权;限度数据库不合理地鄙弃不同的高校或运用者;制约数据库与数据库之间共谋;尺度作者稿酬的调配机制等。

“期刊发表的论文、学生撰写的毕业论文等作品在提交知网后,对于作者不任何版税支付,是否恰当?在对外供给查问服务时,所定价钱是否合适?这些问题,可能须要有关部门对知网的运作系统作出评估和调解,在支付作者版税、对外服务价格等方面,作一些改进。”张鹏说。

根据中国知网母公司公布的财务数据,该数据库在2018年上半年营收超过5亿元,毛利率高达58.83%。学术数据库的定价是否虚高?作品无偿收集但有偿下载,是否有利用垄断地位操纵市场之嫌?针对这些疑难,多位专家在2月18日举行的“云上”论坛上表白了观点。

同济大学上海国际常识产权学院教养宋晓亭认为,在大力发展数据库的同时,也应当加强数据库相关法律建设和标准,建立良好的市场准入和竞争机制,提升用户失掉的服务品德。此外,有关部门应当考虑将数据库建设分为免费的国家数据库跟收费的商业数据库,并给予差异管理。

华东政法大学副传授倪静表示,在学术数据库建设过程中,可能由国家免费向公众供应学术资源。同时,也应当鼓励发展贸易数据库。商业数据库追求利润无可非议,消极抵制数据库可能会让学术交流和科研成果推广变得困难。

苏州大学法学院传授张鹏认为,中国知网的定位为“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也就是说,它要承担将全国所有文献资料予以数据化的重任。如果单纯按照市场机制操作,由知网和各个作者、期刊、出版商逐个谈判,请求其授权收录相干作品,并就收录条件履行磋商,其成本巨大,甚至是不可能实现的任务。为了实现全国出版物数据化整合,引入一定的国度逼迫性,赋予知网一定的市场垄断地位,以行政命令方式实现收录各类出版物,具备必定公平性。

近日,演员翟天临学术不端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也让中国知网等学术数据库“意外”成为民众探讨的焦点。

如何看待学术数据库垄断问题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学、常识产权法研究中心主任崔国斌表现,学术数据库有很强的自然垄断趋势,即范畴越大越有竞争优势,大家应该习惯学术数据库范围仅有有限玩家的局面。

与此同时,专家们也认为,对中国知网在领有垄断地位状态下的一些行动,有关部分应当给予干预跟调节。

专家们均表示,从目前情况看,中国知网领有垄断位置是较为清楚的事实,但对中国知网是否滥用垄断地位,则应予以具体剖析。

袁 勇

演员翟天临事件引发社会关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现场报码室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